淺析GATT1994第20條對我國入世議定書的適用論文

論文范文 時間:2020-02-22 我要投稿
【www.zvlgd.club - 論文范文】

  一、WTO例外適用明示規則

  (一)WTO中的法無授權不可為

  意味著其例外必須明示在國內法中,“法無授權不可為”本意指公權力,特別是行政權力的行使必須獲得授權,以免其恣意妄為。但在WTO法中,這一問題稍顯復雜,有所不同。WTO法是國際法的一部分,在國際法中主權國家除了受到其他國際組織,國際協定以及國際強行法的約束外,如何行事都是其主權范圍內的事情。國際法院在荷花號案中認為,“國際法不但沒有禁止國家把它的法律和法院的管轄權擴大適用于在它境外的人、財產和行為,還在這方面給國家留下寬闊的選擇余地。這種選擇權力只在某些場合受到一些限制性規則的限制;但在其他場合,每個國家在采用它認為最好和最適合的原則方面是完全自由的” ,即確立了 “在主權范圍內國際法未禁止的即是被允許的”原則。同理,加入WTO前,如圖1最外圈部分所示,對于WTO義務而言,國家是自由的,即“未被WTO條約禁止的即可以認為是允許的”(約斯特·鮑威林,2005)。

  而加入WTO后,國家主權受到相應的限制,成員國必須承擔WTO義務,如果WTO不存在例外,則圖1中第二個圓環內的所有部分均為WTO的義務,而WTO例外則是對某些已經存在的義務的豁免,因此,已經存在WTO協定所設義務的限制這一前提是探討此處的例外所必須予以強調的,因而,排除了WTO意義上的“法不禁止即自由”原則的適用,否定了默示權利的存在。是故,WTO體系內的權利必須由明確的法律授權尚可,而此處的法律并非是國內法意義的憲法,而是指WTO成員方通過談判達成協議或者通過總理事會對條約進行修改,這是WTO意義上的“法無授權不可為”原則,例如,成員國的報復行為實際上就是賦予成員方在特定條件下的權利,和GATT一般例外的性質相同。根據DSU第22條第2款規定,報復必須經過授權,否則不得實施,即“假如在合理期間結束后20天內不能達成滿意的補償,提起爭端解決程序的任何成員方可以請求DSB的授權以中止實施對相關成員的減讓或者在相關協定下的其他義務”。因此,如圖1最內圈部分所示,如果WTO協定適用例外必須有明確的規定(包括援引性規定),否則視為不存在。

  二、GATT1994第20條適用范圍

  DSU第3條第2款規定“……成員方承認WTO爭端解決機制按照解釋國際公法的習慣規則澄清那些WTO協定的既存條款”。WTO爭端解決實踐已經確認《維也納條約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第31條中包含的條約解釋的一般規則構成此處的解釋國際公法的習慣規則,因此,公約第31條是解釋GATT1994第20條適用范圍的合法依據。

  (一)GATT1994第20條適用范圍限定詞的通常含義解釋

  在國際法中,條約解釋首先關注的就是其用語的通常含義,而字義解釋對于解釋條約在上下文中的通常含義意義重大。在日本酒稅案中,上訴機構認為,“維也納公約第31條規定條約的語詞構成解釋過程的基礎:‘解釋必須以條約文本為基礎’”。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在按照字義確定通常含義時,應當關注到不同作準文字之間的相互印證,如所周知,WTO的作準文字為英語、西班牙語和法語,它們具有同等效力。在WTO爭端解決歷史上,利用不同作準文字相互印證的方法解釋條約已有多次實踐。因而,考察GATT1994第20條不同作準文字關于適用范圍的限定措辭是有意義的。

  同時,鑒于WTO歷史上字典在確定詞語的通常含義時所具有的重要意義(松下滿雄,2002),在以不同作準文字予以印證時字典將會是重要工具。GATT1994第20條的英語文本為“……nothing in this Agreement shallbe construed to prevent the adoption or enforcementby any contracting party of measures:……”。表明該例外只適用于“this” Agreement,在The OxfordAmerican college dictionary 中,“this”被解釋為1.用于區分一個在手邊的或者正在被指明或做的特定的人或物;2.指剛剛提到的特定事情或情形;3.用于和目前相關的時間段;4.(主要在故事中)非正式地用于指稱之前非特指的人或事物(皮爾索爾,2001)。GATT1994第20條的西班牙語文本為:“……ninguna disposición del presente Acuerdoserá interpretada en el sentido de impedir que toda partecontratante adopte o aplique las medidas:……”,“presente”被解釋為:1.出席的、在場的、在座的;2.現在的、目前的;3.(語)現在的;4.本、此、這(孫義楨,2008)。GATT1994第20條的法語文本為;“….rien dans le présent Accord ne serainterprété comme empêchant l'adoption ou l'applicationpar toute partie contractante des measures……”,“ p résent”被解釋為1、在場的、到場的、出席的;2.目前的、現在的;3.(語)現在時(羅貝爾,2003)。條約用語推定在各作準約文內意義相同,因而,GATT1994第20條適用范圍的限定詞“this”、“presente”、“présent”應當被解釋為具有相同含義,即“目前的、現在的”,在這個意義上,GATT1994第20條只應適用于“目前的、現在的”協定。那么,“目前的、現在的”協定究竟應該是指GATT1994本身,還是也包括其他協定在內,至此仍舊是不能明確的,需要繼續探討。

  三、GATT1994第20條對議定書的適用

  (一)GATT1994第20條可以適用于議定書明確規定其可適用的部分

  議定書屬于WTO協定的一部分,這不僅從其第1條第2款規定可以證實,即……本議定書,包括工作組報告書第342段所指的承諾,應成為《WTO協定》的組成部分,而且,在WTO爭端解決中也得到認可,例如,在中美文化產品爭端案中,作為第三方的澳大利亞認為議定書是WTO協定不可分割的部分。在中國影響汽車零部件進口措施案中,WTO專家組也認為議定書是WTO協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本文第一部分已經得出結論,WTO協定例外必須適用明示規則,因此,議定書也同樣適用該原則。事實上,議定書確實遵循了這一要求, 列舉了包括最惠國待遇例外在內的9項例外規定。(見表4)因此,如果該議定書意欲存在適用GATT1994例外時肯定會做出明確規定。

  考察議定書的9項例外規定可以發現,關于貿易權的第5條第1款做如此規定:在不損害中國以與符合《WTO協定》的方式管理貿易的權利的情況下,中國應……。GATT1994屬于WTO協定的一部分,其第20條一般例外應當屬于中國此處享有的權利,中國實施關于貿易權的承諾并損害中國適用GATT1994第20條的權利。因此,議定書第5條第1款可以適用GATT1994第20條。在中美文化產品爭端案中,第三方歐共體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即“GATT1994第20條(a)款也許可以間接地適用于中國入世議定書授予貿易權的第5.1條下的義務” 。另外,議定書關于非關稅措施的第7條第1款規定,中國應執行……,……不得增加或擴大,且不得……,除非符合《WTO協定》的規定。該條第2款規定,……中國應取消且不得采取、重新采取或實施不能根據《WTO協定》的規定證明為合理的非關稅措施。……。“除非符合《WTO協定》的規定”以及“根據《WTO協定》的規定證明為合理”的措辭賦予了GATT1994第20條的適用空間。因此,中國在根據議定書實施非關稅措施時享有援用GATT1994第20條的權利。

新牌南通棋牌中心
百搭麻将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 巨牛赢家 秒速赛车平台 最新股票指数 秒速赛车7码计划 微乐贵阳麻将下载安 山东11选5技巧 滚雪球理财骗局揭秘 贵州11选5走势图表l 手机上海明星麻将怎么赢 山西十一选五基本跨度 江西快3近50期 四川快乐12任五走 湖南快乐十分钟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规律技